靠谱的3d北京赛车qq群|北京赛车冠亚对刷套利
歡迎光臨第一論文網,權威的論文發表,我們將竭誠為您服務!
您的位置: 第一論文網 -> 政治教學論文 -> 文章內容

釣魚島歷史研究

作者:admin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21日 17:12:11

  [摘要]文章利用大量史實,并從國際法角度證明,釣魚島自古屬于中國固有領土,中國有無可爭辯的主權。這不僅是中國歷代官方和學者的共識,更是世界各國的共識。大量中外史籍和圖志表明,釣魚島列嶼主權歸屬中國而不屬日本。在1880年以前,從中國、琉球、日本、西洋各國的資料角度看,釣魚島列嶼部屬于中國的版圖范圍。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日本有關有正義感的史料仍是本著尊重歷史事實的態度承認釣魚島列嶼是中國領土。歷史上作為欽差出使琉球的冊封使,本身便帶有代表皇帝也即是國家查勘領土版圖和宣示主權之目的,其所著《冊封使錄》,毫無疑問具有官方文獻之性質。《開羅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確定的日本領土范圍是明確的,釣魚島是中國領土。日本妄圖逐步蠶食我海域,爭我釣魚島是實現其野心的一個步驟。美國受其利益的驅使有意制造中日之間的領土矛盾。但釣魚島是中國的土地是歷史的結論和國際法的規定。


  作者:李念紅


  [關鍵詞]釣魚島;中國領土;主權;《開羅宣言》;《波茨坦公告》


  釣魚島位于東海海域,在福建省的正東,中國臺灣省的東北,是我國最東端的島嶼。釣魚島距中國福建省東山島約190海里,距臺灣省基隆市東北約90海里,距琉球群島的與那國島約78海里。釣魚島是“釣魚島群島”的簡稱,指的是一組島嶼,除主島釣魚島外,還有黃尾嶼、赤尾嶼、北小島、南小島、大北小島、大南小島、飛瀨(巖礁瀨)等島礁,散布在東經123°20′―124°45′,北緯25°44′―26°00′的海域中,陸地面積共計6.5平方公里。釣魚島周邊海域漁業資源豐富,自古以來就是中國閩臺漁民的重要漁場。


  2012年9月10日,日本政府不顧中方一再嚴正交涉,宣布“購買”釣魚島及其附屬的南小島和北小島,實施所謂“國有化”。這是對中國領土主權的嚴重侵犯,是對13億中國人民感情的嚴重傷害,是對歷史事實和國際法理的嚴重踐踏。日本在釣魚島問題上的立場,是對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成果的公然否定,是對戰后國際秩序的嚴重挑戰。中國政府嚴正聲明,日本政府的所謂“購島”完全是非法的、無效的,絲毫改變不了日本侵占中國領土的歷史事實,絲毫改變不了中國對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的領土主權。


  歷史文獻證明,中國至遲在三世紀初就已發現釣魚島,并作為臺灣的附屬島嶼進行管轄,納入了中國海疆版圖作為海上防區,絕非“無主地”。日本明治政府于1885年通過沖繩縣當局調查后,認為其是無人島,于是在1895年編入日本領土。日方偷換概念,用無人島的說法取代無主島,其所謂依據“先占”原則取得釣魚島“主權”的說法純屬歷史謊言。無論是19世紀末日本竊取中國領土釣魚島,還是20世紀70年代美日對釣魚島進行私相授受,都不可能也沒有改變釣魚島屬于中國的事實。日本這種貪欲野心與其國內右傾化勢力及軍國主義存在復活有極大關系。


  一、二戰后日本不能反省歷史,右翼勢力潛伏在國內機體之中,是挑起釣魚島爭端的重要政治誘因之一


  日德兩國,同樣作為二戰的發起者與戰敗國,但是在看待戰爭問題上卻采取了截然不同的態度,德國是反復的認罪與反省,將對戰爭的悔過認真烙印在了骨髓之中,德國前總理施蘭特在波蘭奧斯維辛紀念碑前的一跪,站起來的確是整個德國民族。一向被歐洲人認為是從炮彈中浮出來的德意志民族,再度被周邊國家接受,德法和解,德國成為歐洲經濟引擎的三駕馬車,在世界經濟中占據著舉足輕重的作用。日本與德國一樣,戰后借助天時地利,快速的實現了國家復興,從戰后廢墟中建設成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只是由于種種原因,日本沒能對國內的軍國勢力進行全面清算,右翼力量潛在國內機體之中。隨著日本經濟走向下坡路,右翼力量跟隨民族情緒趁勢而起,在現在日本人的政治生活中占據越來越重要的位置,本就風波不斷的中日關系,在日本的挑釁之后墜入了深淵。


  德法和解最大的基礎是德國的根本性認罪與國際意志的戰爭賠償,僅就這一事例而言,日本的態度也使周邊受害國無法容忍。對歷史的淡化處理,不斷的尋求軍國力量,背靠美國沖擊戰后秩序,日本在歷史認罪問題上表現出來的不誠懇,使軍國主義再次復活存在可能性。


  戰后我國對日本可謂是仁至義盡,不愿與其永結仇怨,未對日本進行有效的懲罰,則使日本不思往事,認為我國可欺可辱。戰后日本在美國扶植下再次崛起,然其崛起是在經濟以及科研方面,軍隊建設受到限制。我國隨著改革開放,國家實力大增,國防事業取得舉世矚目的成就,使日本朝野感到強所未有的危機感,因其過去對我國所犯下的罪行,使其開始擔心我會對其打擊。我國不斷強大的海上力量,也使得日本甚為擔憂,深恐我國強大打斷其再次擴張之路,不斷對我國進行言語攻擊以及實際挑釁。我海軍橫穿東海駛入太平洋,并在歸途之中環繞我釣魚島而行,以顯示我國對釣魚島之主權,日本瘋狂叫囂受到我國威脅。


  (自近代以來東瀛倭寇與周邊國家結下不解之仇,雖我國在二戰之后在一定程度上原諒日本,然其并不以為然,不斷尋釁滋事,更是以釣魚島問題與我國相扯皮。偷襲、好戰是日本的民族性,中國大唐之時它冒險挑戰,結果大敗于朝鮮白江村戰役。之后十幾個世紀以來,仍是數次冒險挑戰,屢戰屢敗,屢敗屢戰,至今不改。)


  二、日本謀求東海大陸架及其石油和天然氣資源的野心,是其爭我釣魚島的經濟誘因


  釣魚島總面積僅6.32平方公里,這么個不起眼的小島群日本為何如此拼命搶奪?“項莊舞劍意在沛公”。日本的真正圖謀在于東海大陸架上豐富的石油和天然氣資源。1968年10月聯合國亞洲及遠東經濟委員會(ECAFE)對東海海域進行了海底資源調查,認為釣魚島附近海域可能儲藏著巨大的海底油田。“埃默里報告”認為東海陸架盆地蘊藏著豐富的石油天然氣資源這一結果,激起了資源貧乏的日本侵占該地區的野心。


  三、日本妄圖逐步蠶食我海域,爭我釣魚島是實現其野心的一個步驟


  中日兩國在東海大陸架劃界問題上存在爭議。中國主張依照《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自然延伸原則”劃界,兩國大陸架的分界線應在靠近日本琉球群島的沖繩海槽。因為東海大陸架是中國大陸在海底的自然延引,而日本的琉球群島則形成于海底火山,因此中日兩國是屬于相向卻不同在一個大陸架上的國家。這樣日本基本上就與東海大陸架無緣了。而日本則主張以“等距離中間線”劃界平分東海大陸架。但由于琉球群島并不在東海大陸架上,因此其“等距離中間線”的劃界主張顯然缺乏地理上的理由。而釣魚島則全部位于東海大陸架上,日本取得釣魚島,便主張和中國共有大陸架了。那么,日本不僅可以有釣魚島周圍12海里領海及200海里專屬經濟區,更可以理直氣壯地主張“等距離中間線”的劃界原則,甚至可以得寸進尺地將釣魚島作為劃界的起算點,從而其原先主張的中間線繼續自中國一側推進,獲取東海大陸架的絕大部分,并通過侵占釣魚島進而染指臺灣及澎湖列島。當然這只是日本一廂情愿的想法。中國認為,釣魚島屬于中國;再者釣魚島的歸屬不應影響東海大陸架的劃界。因為釣魚島屬于《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121條第3條中規定的“不能維持人類居住或其本身的經濟生活的巖礁不應有專屬經濟區或大陸架”。3、汪楫《使琉球雜錄》。清康熙二十二年(l683),欽差正使翰林院檢討汪楫及副使等一行人,前往琉球冊封中山王尚貞。《使琉球雜錄》記福建往琉球有:“六月二十三日,自五虎門開洋,二十四日天明,見山,則彭佳山也。不知諸山何時飛越,辰刻過彭佳山,酉刻遂過釣魚嶼……二十五日,見山,應先黃尾而后赤嶼,不知何以遂至赤嶼,未見黃尾嶼也。薄暮過溝,風濤大作,投生豬羊各一,撥五升米粥,焚紙船,鳴鉦擊鼓,諸軍皆甲,露刃俯舷作御敵狀,久之始息。問‘溝’之義何取?曰:中外之界也’。界于何辯(辨)曰:‘懸揣耳’。然頃者恰當其處,非臆度也。”(8)汪楫一行經過赤尾嶼后,即行過“溝”祭海神儀式。汪楫問老水手“溝”是什么意思?回答說是中國與琉球的分界。汪楫又補充說剛才過溝祭海,恰好是在赤尾嶼外的黑水洋面舉行。這里明記赤嶼以外為黑水溝,而此溝即是中國與琉球的海域分界。


  4、周煌《琉球國志略》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除確認了釣魚島在中外之界中方一側外,還標繪了臺灣及其附屬以釣魚島為中心的東北諸島。


  欽差翰林院侍講全魁為正使、翰林院編修周煌為副使,前往琉球冊封中山王尚穆。周煌歸而著成《琉球國志略》凡十六卷,為明清冊封使錄中的集大成之作,也是研究琉球古代史的重要文書。該書記琉球“環島皆海也,海面西距黑水溝,與閩海界。福建開洋,至琉球,必經滄水過黑水,古稱滄溟,溟與冥通,幽元之義。”又曰:“東溟,琉地”。(9)這段話十分清楚地指出,中國與琉球的海域分界線就在黑水溝。由福建至琉球,必須經過綠色海域而進入黑色海域,黑水溝以西的綠色海洋為福建海域,以東的黑色海洋為琉球海域(東溟、琉地)。這種海域邊界的劃分法,是當時中、琉官方使節及航海家的共識,明、清冊封使錄中亦反復提及。這是無法篡改的歷史事實。


  5、《記事珠》明確記載:嘉慶十三年(1808年),大清王朝頒旨冊封琉球國王。此年二月十八日,正使齊鯤(太史)、副使費錫章(侍御官)、學者沈復(太史司筆硯,字三白,《浮生六記》作者)等出京,同年閏五月二日,他們從福建出發,在左營副將吳安邦率兵弁220名護衛下,分乘二船一同前往琉球國。五月十一日,始出五虎門。向東一望,滄茫無際,海水作蔥綠色,漸遠漸藍。五月十二日,過淡水。五月十三日辰刻,見釣魚臺,形如筆架。遙祭黑水溝,遂叩禱于天后。忽見白燕大如鷗,繞檣而飛,是日即轉風。十四日早,隱隱見姑米山,入琉球界矣。十五日午刻,遙見遠山一帶,如虬形,古名琉虬,以形似也……


  此段文字清楚地記錄了沈復等人于嘉慶十三年五月十三日辰刻見到釣魚臺(即釣魚島),隨后祭天后(媽祖),順利過了黑水溝(即中琉海溝),于十四日早隱隱看見姑米山,才進入琉球國界。這說明釣魚臺(即釣魚島)當時就在中國海域內,其距離琉球國界尚有一日航程,既不屬于琉球,更絕不屬于日本。


  這段嘉慶十三年(1808年)中國人擁有釣魚島主權的文字記載,比日本宣稱所謂的“古賀辰四郎1884年發現該島”的時間早了整整76年。2012年,國家文物鑒定委員會主任委員傅熹年已經鑒定過這本清嘉慶年間手抄本《記事珠》。清華大學中國古典文獻研究中心主任傅璇琮、著名文獻學家鄭偉章、臺灣高雄師范大學《浮生六記》研究專家蔡根祥等學者們認為,此墨跡本是清代學者、書法家錢泳的手稿,且又是古典文學名著《浮生六記》的佚文,即:錢泳手抄沈復《浮生六記》中第五記《中山記歷》(即《海國記》)的初稿之《冊封琉球國紀略》部分內容。


  《浮生六記》中的后二記已經佚失。《浮生六記》自清光緒四年(公元1878年)付印以來,該書就僅存前四卷,即卷一《閨房記樂》、卷二《閑情記趣》、卷三《坎坷記愁》、卷四《浪游記快》,而第五、六記卷的佚文一個半世紀以來一直莫知所蹤。此手抄本記載的相關內容,據學者們考證,與《浮生六記》第五記的《冊封琉球國紀略》所在的《海國記》內容是一致的。


  以上所述明、清出使琉球冊封使錄有關中、琉地方分界與海域分界的史實,是當時國際間公認的共識。


  下面將援引琉球國史籍與各國圖志為證。


  (五)琉球國史籍的記載和各國圖志中的標記


  1、琉球王國史料證明釣魚島自古歸屬于中國。


  (1)《指南廣義》。該書為琉球大學者、紫金大夫程順則所撰(l708年),內中記“福州往琉球”針路,與明、清冊封使錄相同,也稱“釣魚島”、黃尾嶼、赤尾嶼。特別是,該書附圖中,將釣魚島、黃尾嶼、赤尾嶼連為一體,與古米山之間成一明顯的分界線,這幅附圖,實際上成為陳侃“見古米山,乃屬琉球者”及郭汝霖“赤嶼者,界琉球地方山也”的最好說明。同時也是徐葆光“針路圖”及林子平“琉球三省并三十六島之圖”之藍本。


  琉球王府的權威史書1650年向象賢所著的《琉球國中山世鑒》采用了中國明朝冊封史陳侃的記述稱久米島是琉球領土,而赤嶼及其以西則非琉球領土。


  (2)琉球學者蔡溫于1726年所著的《中山世譜》等史書中也指出琉球疆域內不含釣魚島。琉球王國當年獻給康熙皇帝的琉球大學者蔡溫增訂的《中山世譜》的圖譜中無釣魚島等島嶼。(9)《中山世譜》附“琉球輿圖”,所繪琉球國西南邊界為姑米山,極西南邊界為八重山群島之由那姑尼山(即與那國島),與徐葆光《中山傳信錄》完全相合。


  以上這些史籍可證明,明、清冊封使錄所記中、琉兩國的地方分界,是當時中、琉兩國的官方及學者間的共識。


  以下所舉當時各國繪制的地圖,是中、琉兩國當時地方分界與海域分界的有力證據。


  2、各國圖志中的相關標記。


  (1)日本地圖證明,釣魚島非日本固有領土。


  A、日本的有關史料證明,釣魚島屬于中國。幕府撰元祿國繪圖之《琉球圖》(l702年)共三幅,所標琉球國西南邊界為久米島,極西南邊界為八重山群島之與那國島,釣魚島亦不在《琉球圖》之內。


  B、日本史地學家新井白石撰《南島志》(l719年)所繪琉球國全圖,亦以最西南端的與那國島和西南端的久米島為琉球國邊界,釣魚島不在琉球國全圖之內。根據以上國際法原理,歷史上中、琉兩國的邊界劃分,適合于國際法中有關領土的疆界劃分標準的第三項與第四項,即中、琉兩國間以赤尾嶼為山嶺分界,以黑水溝為海域分界。因此,釣魚島、黃尾嶼、赤尾嶼毫無疑問屬中國領土的一部分,這些島嶼的附近l2海里水域無疑是中國的領海。由上述資料可見,中國在三世紀至六世紀就已發現釣魚島,并將其作為臺灣的附屬島嶼進行管轄。這說明釣魚島絕非“無主地”,日方所謂依據“先占”原則取得釣魚島“主權”的說辭純屬欲蓋彌彰的歷史謊言。


  五、琉球問題歷史沿變


  (一)逐步吞并琉球群島――琉球(即現在的沖繩縣)歷史上并不屬于日本,而是中國的藩屬國


  研究釣魚島的主權歸屬問題,還要從琉球交涉問題談起,因為從歷史上看來,釣魚島與日本吞并琉球和侵占臺灣有關。從中也可看出日本步步侵吞中國領土的野心與陰謀。釣魚島位于臺灣與琉球群島之間,明代的《順風相送》(1403年)便有記載,釣魚島并不在歷史上的琉球36島之列。歷史上的琉球王國,于明朝洪武五年(1372)臣服中國,封王朝貢,列為藩屬。清以后,一依明例,琉球奉中國正朔,并受冊封,定二年一貢從無間斷。但這時候,琉球王國本土(即今之日本沖繩縣境內)由于不斷受到日本勢力的侵襲和滲透,事實上已是兩屬。其內政完全受制于日人,民間風俗也逐漸日化。只有每當清使將臨時,日本人在琉球者才事先走避。這種明屬中國、暗屬日本的狀態,一直持續到日本明治維新的初年。不過在咸豐三年(1853),琉球與美、法、荷蘭訂立通商條約時,仍然承認自己是中國的外藩,使用清朝的年號及文字,只把日本稱為自己的鄰邦。(14)


  日本明治維新(始于l868年)后,急于把琉球并為己有,以此作為向中國臺灣進犯的基地。l872年2月,日本九州鹿兒島縣官奈良原繁前往琉球,向琉球王國政府首腦宣告日本的變革,并命令琉球進行政治改革(15)。早在前一年,因琉球的一些漁船在海上遇難,漂流到臺灣,一批漁民被臺灣的高山族人誤殺。日本政府便借此機會向清政府交涉,硬說是殺害了“日本人”,企圖派兵侵占臺灣。另一方面日方又摘引清總理衙門大臣毛昶熙、董恂在交涉答辭中有“番民皆化外,猶貴國之蝦夷,不服王化,亦萬國所時有”,將之曲解為臺灣番地不屬中國版圖。日本政府于1874年4月派西鄉從道率兵三千進攻臺灣,迫使清朝簽署了《臺事專條》,其中規定“日本國此次所辦原為保民義舉起見,中國不指以為不是”(16)。并向清廷索得補償銀50萬兩。從而迫使清廷默認琉球人是日本人,使日本吞并琉球合法化。日本內務卿大久保利通據《臺事專條》中清廷承認日本出兵臺灣為“保民義舉”一條,向日本政府提出逐步實現吞并琉球的建議:“今者中國承認我征番為義舉,并撫恤難民,雖似足以表明琉球屬于我國版圖之實跡,但兩國分界仍未斷然。”為了進一步確定琉球歸屬日本,他建議日本政府首先必須加強琉球的屬國化,割斷其與中國的關系,對琉球王國進行體制變革,使其政治制度日本化。具體措施是:“先召其重臣,諭以征蕃事由及出使中國始末,并使令藩王宜自奮發,來朝覲謝恩,且斷絕其與中國之關系。在那霸設置鎮臺分營,自刑法、教育以下以至凡百制度逐漸改革,以舉其屬我版圖之實效。”(17)


  大久保利通這一將琉球屬國化然后加予吞并的建議,得到日本政府同意。1875年,日本政府派遣熊本鎮臺之兵進駐琉球,同時向琉球發布命令:禁止入貢中國,不準接受中國冊封;撤銷福州琉球館;琉球今后與中國的貿易和交涉概由日本外務省管轄。(18)日本政府這一加強琉球屬國化,即阻貢中國的命令拉開了近代中日琉球交涉。


  日本阻貢命令宣布后,琉球全國震驚。國王即命王子歸仁至日本“謝恩”,說明不能停止進貢中國。同時,于l877年初派遣官員向德宏來華陳述日本阻貢經過,乞求清廷援救。負責接見向德宏的浙閩總督何景和福建巡撫丁日昌,對日本阻貢的反應還是正確的。他們建議清廷“飭知出使東洋侍講何如璋等,予前往日本之便,將琉球向隸藩,屬該國不應阻貢,與之剴切理論,并邀集泰西駐日諸使,按照萬國公法,與評直曲。(19)時充駐日公使何如璋到任之初,即接到清廷要他對琉球問題“相機妥籌辦理”的命令。(20)


  何如璋根據總理衙門指示,援引《中日修好條規》(1871年簽訂)第一條“兩國所屬邦土,亦各以禮相待,不可互有侵越,俾獲永久安全”的原則(21),向日本外務卿寺島宗則就日本阻貢一事提出口頭抗議,隨后又送去一個措詞強硬的照會,力陳琉球稱臣朝貢中國的歷史,指責日本阻貢一事。照會中提到“日本堂堂大國,諒不肯背鄰交,欺弱國,為此不信不義無情無理之事”(22)。寺島認為照會有辱日本政府,是一種“暴言”,并且堅持琉球為日本屬邦之說:“該島數百年來皆為我國之邦土,現為我內務省管轄。”(23)寺島要求何如璋作書面道歉,撤銷照會,否則拒絕會談。由此可見日本一貫無賴的特性。李鴻章非但不支持何如璋,反而指責何“于交涉事情歷練未深,鋒芒稍重……轉致激生變端”(24)。總理衙門對何如璋在東京交涉中的強硬態度亦大不以為然,甚至要撤回何如璋,以挽回僵局。與日本的無賴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清政府的軟弱,而日本政府知道中國方面無意力爭琉球,遂于1879年3月派兵接管了琉球藩王居住的首里城,擄國王和王子至東京,改琉球為沖繩縣。清廷坐視不救,聽日滅之,斷送了隸屬中國五百年的琉球國。從中可看出日本步步侵吞中國領土的野心與陰謀。


  日本吞并琉球,清廷顧慮輿論的壓力,感到“如任其廢滅而不論,如國論眾論何?”(25)這時美國前總統格蘭忒(UlyssesSimpsonGrant)游華,并將赴日訪問,清廷托其代為調停。


  斡旋結果還是清廷首先作出讓步。清總理衙門根據格蘭忒之意,照會日本外務省,表示:“本王大臣認為從前所論,可概置勿論,一一依照美前大總統來書辦理。”(26)向日方認錯。這種“弱根”的外交,當然使日本“深表欣慰”。


  經格蘭忒“調停”之后,琉球交涉不再是何如璋與寺島宗則之間進行的照會戰,而是由兩國互派特使在北京進行“妥商”。日本方面提出“分島改約”以解決琉球問題的方案,即以琉球南部鄰近臺灣的宮古、八重山二島及周圍各小島分予中國管轄(條約未提及釣魚島,可證釣魚島不在琉球南部諸島之列);但中國方面則應“舉其所許西人者,以及于我商民”(27),實即是假琉球南部群島的主權換取日本商人得以入內地自由通商和獲得與西人“一體均沾”的不平等條款。由此足見日本始終不忘欲將不平等條約強加予中國,日本今天仍有這種幻覺認為中國人都是任其擺布,才如此囂張,而同樣對俄羅斯則不敢這樣無賴。1945年7月,中、美、英所發布的《波茨坦公告》(同年8月蘇聯加入),其第八條規定:“《開羅宣言》之條件必將實施,而日本之主權必將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國及吾人所決定之其他小島。”1945年8月15日,日本政府宣布接受《波茨坦公告》,無條件投降。9月2日,日本政府在《日本投降書》第一條及第六條中均宣示“承擔忠誠履行《波茨坦公告》各項規定之義務”。


  1946年1月29日,《聯合國最高司令部訓令第667號》明確規定了日本版圖的范圍,即“日本的四個主要島嶼(北海道、本州、四國、九州)及包括對馬諸島、北緯30度以南的琉球諸島的約1000個鄰近小島”。《開羅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確定的日本領土范圍是明確的,其中根本不包括釣魚島。


  (二)釣魚島問題的出現是由于美國對釣魚島的非法侵占


  本應歸還中國的釣魚島卻連同琉球群島一起被美軍占領,釣魚島成為美軍靶場,美國敵視新生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日美開始聯手圍堵中國。


  《舊金山對日和約》:1951年9月8日,日美將對日作戰戰勝國的中國和蘇聯排除在外,私下達成做出了與《開羅宣言》、《波菠坦公告》不符的如下規定:日本放棄對臺灣及澎湖列島的一切權利和要求,日本同意將琉球群島和小笠原群島通過聯合國交美國托管(30)。將北緯29°以南的南西群島(包括琉球群島及大東群島)等交由美國托管,美國為此設立琉球政府(即托管當局)。該約第三條規定美國行政權管轄下的琉球列島及其領海范圍有:“日本國對美國向聯合國所作任何將北緯二十九度以南之西南諸島(包括琉球群島及大東群島)、孀婦巖以南之南方諸島(包括小笠原群島、西之島及硫磺列島),及沖之鳥島與南鳥島,置于托管制度之下,而以美國為其唯一管理當局之建議,將予同意。在提出此次建議并就此建議采取確定性之行動之前,美國有權對此等島嶼之領土(包括水域)暨其居民,包括此等島嶼之領水,行使一切行政、立法、司法及管轄之權力。”(31)從條款內容看,并無涉及釣魚島列嶼或日本所稱的“尖閣群島”、“尖頭群島”。當年,日本政府對該條約作了極為詳細的“解說”,其中在解釋“條約第三條的地域”時,明確指出:“歷史上的北緯二十九度以南的西南群島,大體是指舊琉球王朝的勢力所及范圍。”(32)這一“解說”清楚地表明,《舊金山和約》規定交由美軍托管的范圍,不含釣魚島列嶼,因為眾所諸知,釣魚島列嶼并非“舊琉球王朝的勢力所及范圍”。


  釣魚島歷來屬于臺灣島的附屬島嶼。既然根據包括該條約在內眾多國際法文件都多次規定了臺灣及澎湖列島在二戰后歸還中國,釣魚島絕對沒有被單獨分割出去由美國托管的道理。因此,可以斷言,該和約并沒有將釣魚島連同琉球群島等一同交給美國托管。即使該和約明確規定了將釣魚島置于美國的托管之下也是非法和無效的,因為釣魚島的主人中國沒有參加該和約。《維也納條約法公約》第34條規定:“條約非經第三國同意不為該國創設義務或權利。”日本學者川上清也指出,在舊金山和平淡判時中國代表甚至沒有被邀請參加會議。因此該會議的所有決議對中國都不具有任何約束力。(33)”1951年9月18日中華人民共和國總理兼外交部長周恩來代表中國政府嚴正聲明“美國政府在舊金山…會議中強制簽定的沒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參加的對日單獨私約不僅不是全面的和約,而且完全不是真正的和約。中央人民政府認為是非法的,無效的,因而是絕對不能承認的。”(34)《舊金山和約》由于沒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參加準備、擬制和簽訂,中國政府認為是非法的、無效的,因而是絕對不能承認的。而且,該和約所確定的交由美國托管的西南諸島并不包括釣魚島。《舊金山和約》及其他相關規定,無權涉及和決定中國領土的歸屬問題,不能產生將釣魚島主權授予日本的法律后果。


  接管琉球之美軍司令部又于1952年2月29日頒布了有關琉球領域之第六十八號指令(即《琉球政府章典》第一章第一條),該令詳定琉球列島之地理境界為:“A北緯28度,東經124度40分;B北緯24度,東經122度;C北緯24度,東經133度:D北緯27度,東經131度50分;E北緯27度,東經128度18分;F北緯28度,東經128度18分”(35),諸點連線區域內諸島、小島、環礁、巖礁和領海。六點加起來即是包括從北緯24度至28度,東經122度至133度之內的琉球群島。而釣魚島、黃尾嶼、赤尾嶼位于北緯25度至26度,東經123度至124度之間,正好在其經緯度內,這便是日本聲稱釣魚島列嶼屬琉球領土的持論依據。


  美軍司令部頒布的第六十八號指令所劃的琉球列島地界,是美國托管當局單方面的作為,它是不具有國際法的效力的。根據國際法及國際間有關兩國邊界劃分的慣例,涉及兩國邊界問題,首先,必須尊重歷史上形成的自然疆界,即“地理上的統一與歷史上的形成”(36)。如有爭議部分,必須取得兩國間的協商,單方面的意見是無法律效力的。


  1953年12月25日,美國琉球民政府發布的《琉球列島的地理的境界》(第27號布告),將當時美國政府和琉球政府管轄的區域定為包括北緯24°、東經122°區域內各島、小島、環形礁、巖礁及領海。這份布告所確定的范圍將中國領土釣魚島挾帶其中。美國琉球當局單方而對釣魚島列嶼的非法侵占構成了對中國領土主權的侵犯。


  退守臺灣的“中華民國政府”也聲明不同意該條約并保留發言權。


  八、美國擅自將釣魚島“送還”日本的行為不能改變中國對釣魚島的領土主權


  當時深陷越南戰爭的美國決定調整其全球戰略,在亞太地區戰略收縮,以便集中力量在中東和歐洲與蘇聯爭鋒。這樣美國就需要日本在亞洲發揮更重要的作用。于是美國總統尼克松和日本首相佐藤于1969年11月22日發表聯合聲明宣布美國將把沖繩歸還日本。(37)


  日本趁機于1970年8月31日通過琉球政府立法院起草的《關于申請尖閣列島(即釣魚島)領土防衛的決定》,首次公開主張對該群島擁有主權。同年9月10日琉球政府發表了《關于尖閣列島主權及大陸架資源開發權的主張》聲明,l7日發表了《關于尖閻列島主權》的聲明,宣稱:根據1953年12月25日發布的美國琉球民政府第27號布告“尖閣列島”被包括在美國政府及琉球政府的管轄區域內。


上一篇: 釣魚島問題   下一篇: 釣魚島歸來
靠谱的3d北京赛车qq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