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3d北京赛车qq群|北京赛车冠亚对刷套利
歡迎光臨第一論文網,權威的論文發表,我們將竭誠為您服務!
您的位置: 第一論文網 -> 司法制度論文 -> 文章內容

《海商法》的修改勢在必行

作者:admin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19日 17:16:15

  《中華人民共和國海商法》在1952年立項,1992年通過,于1993年7月1日正式實施,其是中國第一部海商領域的法律,對保護我國航運企業的利益以及對我國航運經濟的發展起到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但與此同時,經過航運與海事司法實踐的檢驗,《海商法》無法適應和滿足國際國內航運經濟政策、國內外相關立法和航運貿易實踐的重大變化而亟須修改,已成為學界甚至業界的共識。


  《海商法》修改的必要


  《海商法》實施以來,我國航運貿易迅猛發展,隨著社會情勢的不斷發展變化,該法在實施中已經顯露出來不足,應該予以修訂。


  最高人民法院民四庭副庭長王淑梅在9月26日舉行的中國海商法協會2016年年會上首先肯定了《海商法》實施以來對保障和促進航運業和海上貿易經濟發展發揮的重要作用。她指出,20多年來的實踐證明,這部法律作為調整海上運輸關系和船舶關系的基本準則,對于健全和完善中國海商法律制度、維護各方當事人的合法權益、規范中國航運市場、推動中國海運業向市場化方向轉型、縮短我國與國際航運市場經濟之間的距離、促進中國海運事業和對外經濟貿易事業的發展等,已經并且仍在發揮著重要的和積極的促進與保障作用。


  上海海事大學教授胡正良也表示:“《海商法》制定的時間跨度長達40年,凝聚了我國三代海商法專家的心血。《海商法》的制定遵循了從我國實際情況出發,參照廣泛適用的國際海事條例和具有國際航運慣例性質的民間規則,借鑒具有廣泛影響的合同格式,適當考慮國際海事立法趨勢的原則,在出臺當時是世界上一部先進的海商法。”


  但是,法律具有滯后性,因為法律取決于立法者的認知水平等多種因素。立法者當在制定法律時所認識的客觀情況和對將來情況的預測總是有限的,而社會又是快速發展的,從而制定的法律對于實施過程中出現的新情況總有不適應之處。《海商法》亦是如此。


  大修還是小修?


  對《海商法》應該如何修改,學者們的認識并不統一,大致上可以歸納為下列幾種觀點:大改(對《海商法》條文大量增刪,從而改變咸魚框架結構)、中改(不改變現有框架的前提下增設一些原來所沒有的法律制度)、小改(不改變《海商法》的框架機構,僅對原有的條文作少量的增刪或局部的改動)。


  海商法界泰斗級人物大連海事大學教授司玉琢認為,當下修改《海商法》不應當再局限于修修補補的微調,而應當將具有關聯性、一體性的涉海法律法典化,用相對長的一段時間來完成中國海法典的編纂。現行《海商法》施行以來,前后已有16個司法解釋對其進行補充,盡管部分內容有越權立法之嫌,但從司法實踐的角度看,這些司法解釋基本滿足了《海商法》適用的需要。因此,司玉琢認為,與其在較短的時間內對現行《海商法》進行小修,消耗一次寶貴的立法資源,不如作一個相對長期的穩妥安排,推進編纂綜合性的中國海法典。


  對現行《海商法》具體規范的修訂,已經無法滿足實踐發展的需要。我國確立的發展海洋經濟、建設海洋強國戰略,要求以改善和提高海洋綜合管理能力為根本途徑,促進海洋經濟的科學發展,落實海洋生態和海洋環境保護,維護我國海洋資源、海洋漁業、海運貿易、海洋工業、海洋旅游業等各方面的權益以及海洋主權權益。司玉琢認為,在這種宏觀新視角下,以海上運輸、船舶相關民事關系為調整對象的現行《海商法》,無論怎么修訂、完善都是不夠的,只有編纂一部綜合的、整體的、體系化的海法典,才能更有效地適應海洋綜合開發利用與綜合管控的需要。此外,從“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戰略看,海上互聯互通將帶動港航基礎設施、海洋工業活動、航運貿易物流等方面的深度合作,這必將產生大量超越調整單一運輸領域民商事社會關系的法律問題,編纂涉海相關民事、行政、刑事規范合一,實體、程序規范合一的海法典,才能順應我國面臨的海洋新形勢。


  適當借鑒國外立法


  “一部全新的《海商法》,應當反映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國家基本航運政策,有利于航運強國和相關國家戰略的實現,公平地維護船方和其他各方正當權益,規范、引導和保障航運經濟的健康與可持續發展,適應海上運輸和其他航運活動的新形勢和新常態。”胡正良說,《海商法》的修改應以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確定的全面推進依法治國的綱領為統領,以我國海商法現代化為根本目標。


  《海商法》是國際化程度很高的法律,在國際海商法學界,也一直進行著公約、規則的統一。《海商法》實施的20多年來,國內外立法十分活躍,這充分反應了實踐中的新變化,這些立法對航運貿易、海上作業產生了深遠影響。因此,司玉琢認為,有必要通過編纂海法典,借鑒這些立法中合理、先進的內容,適應海法的特殊性、關聯和一體化特征,以保障、促進航運貿易和海洋經濟的發展。


  司玉琢認為,海法源于實踐,而且具有天然的國際性,大量海法內容都是世界范圍內逐漸、共同形成和普遍接受的規則。現代國際海事立法數量龐大、速度快捷,各國針對不斷發展變化的海洋事物的立法、判例也層出不窮。編纂我國海法典,應在總結我國時間、理論成果的基礎上,在維護我國公民與法人根本利益的前提下,敞開胸懷,深入研究國際及各國立法、判例,充分吸收世界各國經驗。同時,還要學習國際上一些具有重要影響力的行業組織的有關經驗一做法,以開放的精神編纂海法典。


  重視海事法院的作用


  從一定意義上講,海事法院是研究和檢驗《海商法》的實驗室。從他們審理的大量案件中,可以發現和總結出許多焦點問題。應注意對司法實踐和海事審判的總結、梳理,對司法解釋的吸納和借鑒。海事法官是修法所必須借重的一支力量。最高法院參與修法很有必要,便于協調全國海事法院的資源。


  完善廣義海商法體系是一項長期的任務和宏大的系統工程,應有長遠規劃。《海商法》中需要完善的各種制度主要存在于廣義海商法體系之內。《海商法》中制度的增減,同時涉及與廣義海商法體系的關系,以及與該體系中相關制度的銜接。因此應注意以修法帶動立法,將修法研究成果與建立和完善廣義海商法中的相關制度結合起來。對于確有需要且不能納入《海商法》的制度,可考慮單獨立法。


  修法工作是一項浩繁的系統工程,需要集思廣益,堅持群眾路線。從現在起,統籌規劃、整合各種資源和力量,顯得非常重要和必要。作者:張莉

靠谱的3d北京赛车qq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