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3d北京赛车qq群|北京赛车冠亚对刷套利
歡迎光臨第一論文網,權威的論文發表,我們將竭誠為您服務!
您的位置: 第一論文網 -> 國際貿易論文 -> 文章內容

中歐貿易摩擦的主要表現、成因及應對策略

作者:第一論文網 更新時間:2015年10月30日 10:03:34

張天穎 內蒙古民族大學

摘 要:中歐建交四十年來,雙邊貿易額不斷上升。然而,在經濟低迷的環境下,歐盟貿易保護主義越來越強烈,對華貿易救濟調查愈加頻繁,導致中歐貿易摩擦不斷升溫。因此,本文總結了當前中歐貿易摩擦的主要表現及產生的具體原因,并提出緩減中歐貿易摩擦的應對策略,為促進雙邊貿易的進一步發展提供參考借鑒。

關鍵詞:中歐貿易摩擦;反傾銷;成因;應對策略

作為全球重要的兩大經濟體,中國和歐盟一直維持著良好經貿關系,雙方互為重要的貿易伙伴。隨著經濟全球化的不斷推進,中歐雙邊貿易取得了快速的發展。據歐洲統計局公布數據顯示,2016年,歐盟與中國貿易總額約為5626億美元,占歐盟貿易總額的14.9%。然而,近年來受歐盟貿易保護主義、雙邊貿易結構不均衡等因素的影響,中歐貿易摩擦問題日漸凸顯。在此背景下,集中分析當前中歐貿易摩擦的表現與成因,對有效防范貿易摩擦,促進中歐貿易持續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一、中歐貿易摩擦的主要表現

(一)貿易救濟調查數量較多,涉案金額較高

歐盟強烈的貿易保護主義,使得中歐之間的貿易摩擦總體形勢較為嚴峻,案件數量和涉案金額均較高。自1979年歐盟第一次對華發起反傾銷調查以來,中國幾乎每年都要遭受來自歐盟貿易救濟調查。據新華網數據顯示,從世界貿易組織成立之日到2015年初,歐盟針對中國產品的反傾銷立案共計119起,排在印度和美國之后,位列第3;反補貼立案9起,僅次于美國、加拿大和澳大利亞。其中,2011-2013年,歐盟對中國分別發起了11起、11起和5起反傾銷及反規避調查。2014年,歐盟還對華發起了1起反規避調查和1起反吸收調查。另據商務部統計數據顯示,歐盟2016年所發起的貿易救濟案件中,中國的涉案數量最多,共9起,比2015年增加了3起。此外,從涉案金額來看,中歐貿易摩擦涉案金額較高。例如,2012年,歐盟對產于中國的太陽能電池板發起“雙反”調查,涉案金額高達285億美元,是歐盟對華“雙反”調查中涉案金額最高的案件。再如,2016年上半年,歐盟對中國河北發起了4起貿易救濟案件,涉案金額高達12895萬美元。同一時間段,美國雖發起了7起貿易救濟調查,但涉案金額僅為3190萬美元,遠遠低于歐盟地區。可見,當前歐盟對華貿易救濟調查不僅數量較多,而且涉案金額也較高。

(二)貿易摩擦形式多樣化

為了保護本國企業利益,歐盟各國的貿易保護力度逐漸加強,在增加貿易救濟調查力度的同時,逐漸傾向于運用技術標準、綠色壁壘與環境保護等更為隱蔽的措施,限制我國產品出口至歐盟市場。近年來,歐盟不斷更新和升級技術標準,部分要求的嚴苛程度甚至高于國際標準,加大了中國產品進入歐盟市場的難度。以玩具出口為例,當前歐盟頒布的玩具法規和標準越來越嚴格,對我國出口玩具質量提出了更為嚴格的限制條件。在這樣的貿易環境下,我國出口歐盟玩具頻繁遭受技術性貿易壁壘。據歐盟委員會發布的數據顯示,2016年歐盟非食品類消費品快速預警系統共發布477例玩具通報,其中有433例涉及中國玩具,較2015年增長了4.09%。此外,我國產品還不斷遭受來自歐盟的綠色貿易壁壘。例如,歐盟曾單方面推出航空碳稅,以環保名義設立了一種綠色壁壘,這一政策使中國33家起降歐盟機場的航空公司被強制征收國際航空碳排放費。歐盟還不斷提高家電準入門檻,要求洗衣機、冰箱等只有符合A+級標準才能進入歐盟國家銷售。并發布了《關于家用洗衣機的生態設計要求》、《關于家用洗碗機的生態設計要求》等條例,對我國出口家電產品的生態設計提出嚴格的要求。歐盟還出臺新的茶葉農殘標準,提高茶葉檢測標準,目前針對茶葉的殘留限量標準多達400多項,使中國茶葉出口頻發遭遇歐盟農藥殘留限量標準的“綠色壁壘”。在歐盟多種形式的貿易壁壘限制下,我國對歐盟出口貿易舉步維艱。

(三)反傾銷調查所涉及的產品范圍較廣

近年來,我國對歐盟出口產品結構發生了變化,由勞動密集型產品逐漸向技術含量較高的產品擴展。隨之中歐貿易摩擦所涉及的產品范圍也從服裝、家具等低端產品延伸至光伏、通訊設備等高端產品。目前,中歐貿易摩擦的主要形式是反傾銷,而且歐盟對華反傾銷的產品范圍廣泛,大到鋼鐵產品,小到生活必需品。例如,2013年7月23日,歐盟委員會發布公告稱,繼續對從中國進口的熨衣板實施反傾銷措施,并征收最高稅率達42.3%的反傾銷稅,征收期為5年。2016年7月28日,歐委會對進口自中國的阿斯巴甜作出反傾銷日落復審終裁,裁定維持對涉案產品的反傾銷措施。2017年1月19日,歐委會指出如果取消對中國葡萄糖酸鈉實施的反傾銷措施,涉案產品會繼續出現傾銷行為,因此裁定維持對涉案產品的反傾銷措施。1月24日,針對中國鋁輪轂產品,歐委會發布反傾銷日落復審終裁公告,裁定按之前22.3%的稅率繼續實施反傾銷,且實施期限順延5年。2月28日,經歐盟法院批準,歐盟成員國可對產于中國的光伏產品設立“全體”反傾銷和反資助措施。此外,4月12日,歐委會發布公告稱,對進口自中國的陶瓷餐具和廚具進行反傾銷部分期中復審立案調查。4月25日,針對進口自中國的長絲玻璃纖維產品,歐委會發布了反傾銷日落復審終裁公告,裁定維持對該產品征收0至19.9%的反傾銷稅,實施期限為5年。可見,歐盟對華反傾銷所涉及的產品范圍較為廣泛。

(四)鋼鐵成為中歐貿易摩擦頻發的重點領域

2017年1月5日,我國商務部發言人表示,2016年我國涉及鋼鐵行業的貿易爭端幾乎占所有貿易摩擦的一半。在此背景下,鋼鐵行業也是中歐貿易摩擦頻發的重點領域。據商務部數據統計顯示,自2014年到2016年初,歐盟對華發起了15起貿易救濟調查,其中有8起針對鋼鐵類產品,占比超過50%。并且,2016年,歐盟基本以平均每月一起的頻率對中國的鋼材進行反傾銷調查,調查產品范圍涵蓋不銹鋼、厚板、混凝土鋼筋和無縫管等。如2016年2月13日,歐盟委員會發布公告稱,將對進口自中國的中厚板、無縫鋼管與熱軋平材鋼進行反傾銷調查。更嚴重的是,歐盟曾在半個月內兩度宣布對中國鋼鐵產品進行反傾銷制裁,即7月29日,歐委會裁定對產于中國的螺紋鋼征收18.4%至22.5%的反傾銷稅;8月4日,歐委會又裁定對從中國進口的冷軋鋼板征收19.7%至22.1%的反傾銷稅。另據商務部網站2017年3月1日消息稱,針對進口自中國的中厚板產品,歐委會做出反傾銷調查終裁,并決定征收為期5年且稅率為65.1%至73.7%的反傾銷稅。此外,據《華爾街日報》報道,歐盟為了保護因產能過剩而受到傷害的歐洲鋼鐵商,于2016年11月14日特針對中國鋼鐵產品推出新的臨時性反傾銷關稅,所征收關稅的稅率區間為43.5%至81.1%。在歐盟反傾銷的沖擊下,鋼鐵業成為中歐貿易摩擦“重災區”。

二、中歐貿易摩擦的主要成因

(一)中國對歐盟貿易順差激增,激化中歐貿易爭端

我國自進入WTO后,對歐出口迅猛增長,歐盟對華的貿易逆差呈逐年大幅增長的態勢。據商務部報道,2004年歐盟已趕超日本與美國,成為我國第一大貿易伙伴。根據歐盟統計局的統計數據,自2006年起,中國對歐盟順差額持續在1000億美元以上。直至2015年,中國已成為歐盟最大進口來源國。2015年歐盟自中國進口額為3848億美元,占歐盟進口總額的20.3%,對華逆差額達到1976億美元,創了歷史最高紀錄。中國對歐盟巨大的貿易順差,被視為中歐貿易摩擦的直接導火線。隨著中國對歐盟貿易順差額的不斷擴大,歐盟隨之而來的焦慮情緒也愈加嚴重,并試圖通過對華實行高頻率的貿易救濟調查,以緩解中歐雙邊貿易出現的利益失衡。據全球政務網報道,2009至2012年,歐盟對華反傾銷調查數量占所有案件數量的比重分別為46.7%、53.3%、47.1%和30.8%,數量之多居所有被調查國家首位。2013年,歐盟對我國人造石、無縫鋼管發起的“雙反”調查,給我國企業造成巨大的經濟損失。此外,歐盟對華表現出的強烈貿易保護主義,正好迎合了包括美國在內的“中國威脅論”者的胃口,必然會使中歐貿易產生糾紛與摩擦。

(二)雙邊貿易結構不平衡,中國出口產品對歐洲市場造成沖擊

中歐雙邊貿易結構的不均衡,是引發中歐貿易摩擦的深層次原因。近年來,中歐雙方互為重要貿易伙伴,但雙邊貿易的產業結構卻不在同一水平上。一方面,歐盟對華出口的主要優勢集中在高科技產業上,但歐盟對華一貫采取歧視政策,限制高科技產品對中國的出口,導致中歐貿易結構無法形成良性的產業互補。另一方面,中國對歐盟出口主要以勞動密集型產業為主。據中商情報網顯示,2016年第一季度,中國出口至歐盟的主要產品為機電產品、紡織品與原料,以及家具玩具雜項制品,進口金額分別為441.3億美元、105.3億美元與86.5億美元,占進口總額的比重分別為46.6%、11.1%與9.1%。由于歐盟勞動密集型產品的成本較高,相較中國幾乎毫無優勢可言,因此中國大量勞動密集型產品涌入歐盟市場后,對歐盟市場造成了巨大沖擊。在中歐貿易利益不均衡的背景下,歐盟必然會采取政策措施打壓自中國進口的產品。并且,中歐雙邊貿易地位不對等,中國對歐盟市場的依賴性高于歐盟對中國市場的依賴性,更加劇了歐盟對中國出口產品制裁的隨意性。

(三)歐盟對中國制裁具有“不正當”色彩,加劇了中歐貿易摩擦

作為全球貿易出口大國,中國頻遭歐盟各國的貿易救濟措施。歐盟對中國的不正當制裁,更加劇了中歐的貿易摩擦。目前,歐盟圍繞鋼鐵實施的41項貿易保護措施中,有18項專門針對中國產品。并且,2017年5月歐盟對中國熱軋板卷出口企業做出的反補貼終裁中,擬裁定我國企業4.9-42.6%的補貼幅度。自此終裁結果披露后,我國商務部貿易救濟調查局便表示強烈質疑,認為此裁決存在一定的不正當色彩,并要求歐盟盡快修改此不合理的裁決。首先,在該案件調查過程中,歐盟在未經深入調查的基礎上,便自行認定我國商業銀行為“公共機構”。盡管我國商業銀行是獨立市場運作模式,但歐方仍將其為企業提供的貸款認定為優惠貸款,甚至將企業所獲的部分貸款作為贈款處理,人為制造了高額補貼幅度。其次,歐委會還以美國為替代國,通過不公平的“替代國”方式人為地裁出高額反傾銷幅度。然而,按照《中國入世議定書》第15條規定,對華“替代國”的反傾銷調查做法,于2016年12月11日就應終止。目前,針對歐委會對華熱軋板卷不公平的反傾銷調查與終裁,中方已向世貿組織仲裁機構提起訴訟。盡管如此,此案件仍然嚴重損害了中國應訴企業的合法權利,并且進一步加劇了中歐貿易摩擦,不利于中歐貿易的正常發展。

(四)中歐貿易統計方式存在差異,誤差因素增大中歐貿易差額

由于中歐采取的貿易統計方式不同,致使雙方統計出的貿易數額存在較大差距。而雙方統計的差異,則主要體現在于統計口徑的不一致。歐盟將中國制造并輸入歐盟市場的產品,均計入歐盟自中國進口的總額中。其中,不僅包括中國對歐盟的直接出口額,還包括中國經由香港與第三國轉口的出口額。然而,中國海關統計貿易額,僅包括中國對歐盟的直接出口額,并不包含轉口的出口額。而經由轉口的貿易方式中包含大量增值因素,如此一來,中歐雙方統計的貿易數額必然會出現較大差異。例如,2008?年,中國海關統計的歐盟對華貿易逆差額為1601.8億美元,而歐盟統計的數值則為1694.9億歐元,雙方統計差額高達891.1億美元(按2008年匯率兌換)。再以德國為例,中國海關統計的2016年中國對德出口約為652億美元,自德進口約861億美元,德方順差為209億美元,然而德方統計則顯示為逆差。歐盟采取的統計方式,嚴重高估了中歐逆差的實際數額。在中歐不同的統計方式下,使得中歐貿易失衡問題更加凸顯。歐盟方為了扭轉貿易失衡的局面,便采取了更為苛刻的貿易救濟措施,進一步激化雙方的貿易矛盾,導致中歐貿易產生摩擦。

三、減緩中歐貿易摩擦的應對之策

(一)推動產業結構轉型升級,緩解中歐貿易失衡

從目前中歐貿易摩擦形式來看,貿易結構失衡是產生摩擦的重要原因。因此,我國需優化對歐出口的貿易結構,加快產業的轉型與升級,增加中歐貿易的互補性。一方面,政府需制定合理的對外貿易政策,并扶持高附加值產業對歐出口,均衡中歐高附加值產品的貿易比例。并且,應出臺與之配套的優惠政策,引導、鼓勵我國技術密集型產業對歐出口。另一方面,出口企業應積極打造國際自有品牌,充分借鑒發達國家在產品設計方面的先進經驗,不斷優化出口產品的外形包裝、格調等,提高產品附加值。此外,企業應以高附加值品牌戰略取代傳統低價競爭的經營模式,提升企業在歐洲市場的國際地位。通過升級我國對歐優勢產業出口結構,進而改善中歐貿易失衡的局面,緩解中歐雙邊貿易摩擦。

(二)設立貿易摩擦專項基金,健全行業商協會職能

應對國際貿易摩擦,行業商協會比出口企業的經驗更加豐富。因此,我國應充分發揮行業商協會的作用,通過行業商協會引導企業規避出口風險。在此過程中,不僅需明確行業商協會的引導定位,還需完善其經濟職能,使協會在資金保障領域發揮出最大的效用。在產生貿易摩擦與糾紛時,經濟實力不足的中小型企業,往往會因為難以承擔高額的應對費用,最終不得不選擇放棄或敗訴。因此,協會可建立貿易摩擦專項基金與應訴基金,為資金不充裕的企業提供應訴資金支持。專項基金可通過多渠道進行籌集,例如會員企業繳納、民間捐款或相關政府部門資助等,并應由行業商協會進行統一管理。在涉案出口企業進行應訴,或行業商協會協助企業游說進口商、代表企業抗辯時,專項基金能給與其有效的資金保障,進一步減輕涉案企業的經濟負擔,增加其勝訴幾率。

(三)建立中歐磋商交流機制,增加雙方政治互信度

我國可通過建立長期的磋商交流機制,加強中歐貿易交流,進一步穩定中歐戰略伙伴關系。具體而言,應定期開展中歐貿易對華談判,加強中歐高層領導的交流與溝通,尤其應加強“替代國”制度、高新技術產品出口限制等問題的探討。同時,逐漸擴大中歐在經濟、文化、教育等方面的交流與溝通,拓展雙邊貿易與談判的合作領域,增進中歐之間的政治互信度。此外,通過加強中歐貿易交流,深入了解歐盟內部的貿易利益訴求,并積極調整對歐盟的貿易政策,進而促使雙方在貿易合作領域達成共識,實現互利共贏。

(四)加大技術創新力度,提高出口產品國際競爭力

提高出口產品的國際競爭力是有效規避貿易壁壘的重要措施。因此,我國企業應不斷增加技術研發投入,提升產品創新力度。具體而言,企業應增加對產品研發設計環節的投入,不斷引進國外先進技術,通過新技術、新產品和新工藝的研發和應用,推進企業由代工或參與設計向自主研發轉型。同時,企業應根據自身發展情況,建立專業化技術創新組織,并加強與科研院和高校的創新合作,由此實現優勢資源互補,從而加快產品技術的升級換代。此外,我國企業應實施綠色技術創新戰略,積極開發綠色產品,生產出符合歐盟環境標準的產品。并依據國際環保標準對綠色貿易進行規范,加強對綠色產品質量的認證,進而提升出口產品質量,有效規避綠色貿易壁壘。

(五)構建“三位一體”的貿易摩擦預警機制

針對歐盟頻發對我國發起的貿易壁壘,我國應加強政府、行業協會和企業之間的良性互動與合作,構建“三位一體”的貿易摩擦預警機制。對政府而言,應發揮自身主導和協調作用,積極開展預防和應對貿易救濟調查措施的普及工作,提升企業規避貿易壁壘和應訴的能力。對行業協會而言,應定期收集中歐貿易摩擦信息,對摩擦產生原因和發展趨勢進行科學分析。并且,協會應及時發布預警信息,為企業提供咨詢服務和專業化指導,幫助企業科學應對貿易摩擦。對企業而言,應積極配合政府和行業協會,不斷完善預警機制。當遭遇來自歐盟的貿易摩擦時,及時向政府部門和行業協會投訴,共同研究應對措施。定期了解歐盟推行的技術標準、環境要求以及海關、商檢等信息,加強與政府和行業協會的交流,提高貿易風險防范能力。

參考文獻:

[1]杜興鵬.中歐貿易摩擦問題及對策研究[J].價格月刊,2013(11):52-54.

[2]李惠瑛.中歐貿易摩擦呈增長趨勢[J].中國經貿,2013(5):20-21.

[3]王慧穎,唐承林.中歐貿易摩擦對我國對外貿易影響及對策研究[J].現代商貿工業,2016(30):42-44.

[4]黃小希,陳諾.中國解決對歐貿易摩擦能力加強[J].中國名牌,2015(18):23-25.

[5]王銀龍.中歐光伏貿易摩擦原因及其對中歐貿易的影響[D].對外經濟貿易大學,2014.

[6]張文.中歐光伏產品貿易摩擦產生的原因與應對策略[J].中國商論,2014(18):177-178.

靠谱的3d北京赛车qq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