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的3d北京赛车qq群|北京赛车冠亚对刷套利
歡迎光臨第一論文網,權威的論文發表,我們將竭誠為您服務!
您的位置: 第一論文網 -> 電視電影論文 -> 文章內容

喜劇綜藝秀笑聲背后

作者:第一論文網 更新時間:2015年10月26日 21:11:14

  摘要:21世紀的中國電視娛樂置身新媒體勃發的媒介生態,身處國家政策導向直接干預的媒介環境。從歌唱選秀到實景真人秀再到場景喜劇綜藝秀,中國電視娛樂起起伏伏,幾經嬗變。從“超女”“超男”到“爸爸”“兄弟”再到“喜”與“笑”,電視娛樂花樣翻新,收視熱浪此起彼伏。而在它們前行之路上,追捧與質疑并行,而“限娛令”似乎成為它們迎面而來的冽冽疾風。當下,喜劇綜藝秀風靡熒屏,是臨渴掘井聽天由命,還是未雨綢繆順風而行,值得潛心沉淀靜心反思。

  關鍵詞:中國電視娛樂 喜劇綜藝秀 限娛令 文化產業

 

  喜劇綜藝秀制作門檻的降低,不僅使體制內的主流傳媒,而且使社會中的民營傳媒紛紛進入。民營資本的注入引發了喜劇綜藝秀的勃興,這恰好契合了后現代語境下娛樂爆炸的文化氣質和媒介特質,滿足了時代傳播語境下大眾狂歡的心理訴求。喜劇綜藝秀從2014年的萌動,經2015年的蕩滌,到2016年似乎已經成為電視娛樂的常態。喜劇綜藝秀早已不需要苦苦探尋“生存還是毀滅”這一看似簡單而又復雜難解的謎題。

《我為喜劇狂》(湖北衛視2014年2月13日首播)、《我們都愛笑》(湖南衛視2014年2月15日首播)、《笑傲江湖》(東方衛視2014年3月14日首播)、《喜樂街》(中央電視臺2014年6月6日首播)、《中國喜劇力量》(遼寧衛視2014年6月12日首播)、《超級笑星》(安徽衛視2014年11月20日首播)等交集于“喜”和“笑”,營造著中國電視歡樂的傳播生態。它們擷取喜劇明星,匯聚影視名角,或原創或引進,以最容易連通生活、最接地氣的喜劇,竭力與觀眾心連心。喜劇綜藝秀以對文化產業市場模式的創新,突破著傳統電視娛樂制播的窠臼,是對以創意為核心的制作觀念的堅守,更是對以觀眾為中心的傳播理念的深化。

  2016年9月北京衛視的《跨界喜劇王》、浙江衛視的《喜劇總動員》、東方衛視的《今夜百樂門》等喜劇綜藝秀相繼開播,讓觀眾周六晚間的家庭充盈著笑聲。無論喜劇綜藝秀本體采用何種策劃手段與包裝形式,其笑聲的背后均需蘊含對生活的思考。它給予觀眾的是一個在笑聲中對幸福根源的尋覓之旅,是一種笑聲中的生活享受。喜劇綜藝秀似乎正在喚醒觀眾對電視娛樂的那份執著,好似正在再塑觀眾與電視綜藝的那份故情,仿佛已經成為觀眾寄情釋懷的“傾聽者”,儼然已經成為觀眾家庭的“自己人”。這是喜劇綜藝秀對觀眾心的吸引。如此,無論是何種類型的電視娛樂,唯有真切地表達老百姓的心,才能捕獲老百姓的情。

  中國電視娛樂引進國外節目形態模式從《開心辭典》《幸運52》等的成功開始,到《中國好聲音》《爸爸去哪兒》等的愈演愈烈,再到《喜劇總動員》《今夜百樂門》等的花樣翻新。當下喜劇綜藝秀的勃興是全民消費呼聲的應和,是媒體競爭環境要求的契合,是傳播觀念更新必然的滿足。喜劇綜藝秀是對傳統綜藝娛樂形態的更新,它淋漓盡致地發掘著舞臺劇“故事性”的稟賦,又酣暢淋漓地發揮著電視“新聞性”的特質,將社會議題以淺顯易懂、貼近生活的喜劇形式傳播,契合著平民化的市場訴求。時至今日,喜劇綜藝秀已經聚攏了一大批固定的收視群,更培養著一大批年輕觀眾,喜劇綜藝秀的“自己人效應”已經悄然發酵。喜劇綜藝秀更激活了電視的陪伴作用,無厘頭搞笑喜劇放松著精疲力竭的身心,都市白領喜劇撫慰著無處安放的心靈,推理懸念喜劇按摩著百無聊賴的精神。然而,在供需經濟規律的簡單驅動下,喜劇綜藝秀的傳播生態出現了問題。觀眾看單“點菜”,媒體照單“烹制”,甚至違規添加以博得觀眾的眼球,捕獲觀眾的味蕾。

 

  喜劇綜藝秀成為電視娛樂的新常態,并且日漸呈現繁榮的發展趨向。它是在收視率或廣告收益等經濟層面的呈現,喜劇綜藝秀的數量在增多,它的觀眾群在擴大。但是,在中國特殊的傳媒生態下,電視娛樂總會從社會效益與經濟效益構筑的“平衡木”上摔下。處于商業廣播電視體制外圍的中國電視媒體,在引進國外電視娛樂樣態時,對它的“本土化”并未與其自體的基因譜系“無排斥”匹配。在資本驅動文化過程中,包括喜劇綜藝秀在內的電視娛樂,雖然其經濟產出這一顯性指標在放大,但是,資本的逐利速度與文化的浸潤速度形成的“剪刀差”在明顯加大。如此,其負效應便會顯現,而最終在“限娛令”中轉向。這里存在著一個對喜劇綜藝秀本質認識“再強化”的問題,即它歸根到底是文化產品或文化現象,不能單純以數量或經濟指標去判斷它的價值。這是一個老生常談的話題,是中國國有國營廣播電視體制下,電視媒體在向市場要效益的探索中面臨的“兩難性”抉擇問題。

  在振興文化產業的國家戰略背景下,在制播分離的電視運作機制下,喜劇綜藝秀對資本的過度依賴,驅使它過分以收視率為本,最大限度地謀求經濟效益。在這種情況下,喜劇綜藝秀難免將出現投入低、品質低、道德低的“三低”現象趨勢。對于包括電視娛樂在內的文化藝術品的制作而言,投入與產出通常是正向相關的。喜劇綜藝秀在人力、物力、財力等方面的低投入,一般會導致作品品質的降低。而對原始官能刺激的過度追求,以省時省力地達到經濟效益最大化的目的,致使一些喜劇綜藝秀放棄了對生活底蘊的求索,舍棄了對心靈深處的探覓。如此,一些“道德塵埃”不斷集聚,使得“道德遠方”無從尋獲。在“三低”趨向中,“道德低”是最需要警惕的。有的喜劇綜藝秀甚至跨越了道德底線,唯利潤是瞻。它們以滿足觀眾原始欲為旨歸,只要能讓觀眾發笑,只要能使觀眾宣泄即可。那么,在這類喜劇綜藝秀中,便可能會觸及到一些與主流文化價值觀相左或有悖于公序良俗等道德上的問題。

  中國電視娛樂似乎普遍患有生命周期“慣性頑疾”:“引進——跟風——調整——停播”,然而,當下喜劇綜藝秀出現了“高收視低口碑”的現象。《歡樂喜劇人》《跨界喜劇王》《喜劇總動員》等當紅喜劇綜藝秀,似乎都正在感染某種類似的沉疴痼疾:非喜劇演員跨界表演喜劇小品,喜劇表演功力欠佳;影視明星連臺轉,喜劇綜藝邀角攀比愈發嚴重;喜劇明星“扎戲”泛濫,觀眾收視疲勞;喜劇小品編劇模式化,演員尷尬愈發明顯。某些喜劇綜藝秀出現了男扮女裝、大爆粗口、兩性話題等低級喜劇橋段。此外,隨著資本對電視驅動力的增強,喜劇綜藝秀淪為資本與商業的奴隸。這將它推入了另外一個怪圈,熱門話題在哪里就往哪里貼,原始欲在哪里就往哪里蹭,利潤源在哪里就往哪里追。喜劇綜藝秀需要自查體征,體認病癥,尋醫問藥,健康成長。

 

  文化產業不是簡單地“文化”加“產業”,更不能機械地將經濟規律移植到文化產品的生產中去。娛樂是有尺度的,娛樂尺度不等于市場尺度,不能將“腦瓜子”與“錢袋子”放在一個衡器上度量。喜劇綜藝秀是創意與人力、物力、財力碰撞的結果,有時它的經濟投入與產出之間并不成正比,但是卻能獲得較高的口碑。簡單地以產業經濟運作規律去操弄喜劇綜藝秀的運作,單純地以收視份額或經濟效益來評定喜劇綜藝秀的價值,勢必會造成喜劇綜藝秀各種各樣的低俗現象的產生。

  娛樂基于電視而發展又傳播,電視緣于娛樂而輕松又多姿。娛樂本身并無褒貶之分,但是,喜劇綜藝秀給予觀眾的娛樂卻有品質的高低之別。那么,喜劇綜藝秀便需要在娛樂陶冶與商業逐利間尋求某一平衡。既向觀眾傳播高品質的文化娛樂產品,又獲取合理的經濟利益,實現社會效益與經濟效益的雙豐收。

  喜劇綜藝秀的制作與傳播需要注意“娛樂道德”。喜劇綜藝秀作為一種文化產品需要獲取經濟利益,但更應多關注百姓的生存,傾聽大眾的聲音,貼近人們的心靈,注入主流道德的觀念。從喜劇綜藝秀的商品角度講,它要遵守“商業道德”,同時從它的文化角度講,它應遵循“娛樂道德”。喜劇綜藝秀要發揮它藝術傳播的便利性和易達性,觸及社會基層,表現生活細節,釋惑生命奧義。它必須蘊含一定的思想底蘊和道德內涵,并且應該與主流文化價值觀相向,和公序良俗不悖。喜劇綜藝秀笑聲背后蘊藏著的應該是一種嚴肅認真的電視娛樂制作精神。那些胡編亂造、脫離生活、有悖道德的喜劇綜藝秀或許一時滿足了觀眾的原始欲,獲得了高經濟收益,卻舍棄了社會效益。這種唯利是圖的短視發展模式,不符合文化產業發展的客觀規律,更與中國特定的傳播生態法則不符,會使其生命周期在國家行政命令的鉗制下戛然而止。喜劇綜藝秀要遵守“娛樂道德”,這需要“媒體自律”。喜劇綜藝秀的“道德自律”是其本身在主流社會道德下的一種自我檢討、自我規范、自我調適。它在法律、法規等強制力強加其身之前,由于較好地規避了對道德底線的僭越而能健康、可持續地發展。

  喜劇綜藝秀作為文化的一部分,以大眾喜聞樂見的娛樂方式潛移默化地影響著觀眾。它的娛樂尺度如果拿捏不當,或過或濫,都會侵蝕受眾個體靈魂,甚至危及社會文化結構。原本適宜喜劇表達的公眾話語被失度地娛樂化,泛濫為一種“泛娛樂”的文化精神,侵染主流文化為其附庸,“娛樂至死”何嘗不會發生?喜劇綜藝秀在傳播本質上是一種觀眾面更廣的大眾傳播行為,它的發展顯然需要行政監管,也需要輿論監督,更需要媒體自律。媒體對喜劇綜藝秀的傳播目的、內容、反饋要有預見。觀眾對喜劇綜藝秀也要能動地篩選、鑒別、批評。行政監管對喜劇綜藝秀要有從策劃、制作、播出等全面的頂層設計,要更多地去支持在文化品位、藝術探索、藝術實驗上有追求、有創新的喜劇綜藝秀。尤其要調節資本對電視娛樂的過度干預,通過政府回購、補貼等手段扭轉電視娛樂過度逐利的態勢。扶持具有探索精神的年輕人進入喜劇綜藝秀的制作中,鼓勵他們自我約束,堅守娛樂道德,弘揚人文精神。除此之外,民間支持對喜劇綜藝秀的良性發展也至關重要,通過基金、眾籌等方法,充裕電視娛樂生產對資金的需求,平衡其唯利是圖的劣性,煥發其笑聲背后的生命質感。

  綜上所述,喜劇綜藝秀需要娛樂,娛樂是它的本體特質。隨著文化產業市場的開放,只要有決心、有人力、有財力、有物力都可以投身于電視娛樂制作行業當中。行業門檻低、市場大,更需要喜劇綜藝秀把控娛樂的尺度,即“娛樂道德”。“娛樂道德”是娛樂尺度的底線。喜劇綜藝秀的良性持續發展需要媒體、觀眾、政府、民間等的合力,唯有如此,喜劇綜藝秀背后的笑聲才會響徹云霄,喜劇的力度才能真正得以張揚。

(作者單位:上海戲劇學院)

靠谱的3d北京赛车qq群